陇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虚实战纪 三十、对策

2020/01/16 来源:陇南信息港

导读

虚实战纪 三十、对策三人几乎是同时飞落下来,张龙潜对南宫飘点了点头便想要跟邱魅说明情况,不过邱魅却先她一步开口了。“事情的大概我已

虚实战纪 三十、对策

三人几乎是同时飞落下来,张龙潜对南宫飘点了点头便想要跟邱魅说明情况,不过邱魅却先她一步开口了。

“事情的大概我已经听南宫说了。禁神环是上古遗物,我也没有办法破坏,到这地步,唯有去将王觉汇抓起来了,一来阻止他炼化毒王,二来,也好想法从他口中逼出禁神环的破解方法,否则我们将很难离开这个空间。”

原本还以为邱魅这么淡然是因为她不知道情况,但听她条理分明的说出口之后张龙潜才明白原来她只是非常冷静而已,那处变不惊的沉着不知不觉感染了大家,让有些许慌乱的心都沉着了下来。

听见邱魅并没有完全否定禁神环存在的前提下出去的可能性,张龙潜不禁想到了一个可能:“邱会长,你的意思是……就算得不到禁神环的破解方法,我们也有别的方法可以离开吗?”

邱魅点点头,却在几人希望涌上来之前又开口补充道:“只不过那个方法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离开,而且,离开这里的人也会受到轻重不一的伤害。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会使用。”

谁也没有去问那究竟是什么方法,但大家也都明白,既然邱魅只把那个方法当做万不得已的选择,那么随之而来的风险也是可想而知,她所说的“伤害”肯定不会像她的语气那样轻描淡写。

“那么,最好的方法还是抓到王觉汇,这一点没有变,对吧?”

看了看沉着询问的张龙潜,邱魅轻轻点头,又看向苍炎道:“苍三公子,听闻你的感知方式与我们十分不同,能够比我们更容易的探查较远的地方,可以拜托你找一下那两人吗?”

听见邱魅的话,南宫飘有点不安的看了看苍炎。苍炎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其他人都察觉不到他无声无息探出的感知,只有张龙潜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细微波动,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又一次莫名的出现。随即就见苍炎睁开双眼,冷声低语。

“没有。”

几人吃了一惊,邱魅也轻轻皱起了眉头:“所有山头都是?”

苍炎沉默的点了下头。

“也就是说……”看着黑暗之中显得尤其耀眼的白色云雾,邱魅秀眉微敛,“他们下到云雾中的山体上了。”

“可即使知道了这点。这里有这么多座山,我们也不知道是那一座啊……”有些烦恼的捏着下巴想了一下,张龙潜又看向廖蕾,试着询问,“蕾少爷,你能知道你的血宠去哪儿了吗?”

廖蕾干脆的摇头:“不知道,放出去的同时联系就断掉了了。”

“这就麻烦了……要是一座一座的搜,我们绝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找到他们的吧?”说着南宫飘不禁苦恼的皱起了眉。

张龙潜脑筋转得很快,她看着愁眉苦脸的南宫飘,突然笑了。

“那我们不去找他们不就好了吗?”

闻言南宫飘不由一愣。苍炎和廖蕾却瞬间明白了张龙潜的意思。

“直接去找毒王!”

这跳跃性的提议让南宫飘有些发蒙,邱魅却赞同的点了点头:“这倒是个办法。”

只要找到了毒王就可以守株待兔,阻止王觉汇将它炼化,也可以将他一举拿下。

“可是……”总算赶上话题的南宫飘皱着眉,还是一脸担忧,“先不提我们能不能找到毒王,就算我们能先王觉汇一步找到了毒王,可我们还是不知道他们两人的踪迹啊!等到王觉汇出现再抓住他问出方法破除禁神环,说不定通道的开启时间早就过了啊!”

“但你刚才也说了,我们‘绝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找到他们’。不是吗?”说着,张龙潜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而且说真的,就算在时间到达之前找到了他们。以王觉汇的狡猾程度来看,我也不认为我们能在剩余的时间内逼出禁神环的破除方法。反正横竖都一样,那还不如选择保住毒王来得稳妥。”

“……确实,这样一来王觉汇就没有炼化毒王的机会了,可我们呢?错过了通道开启时间的我们要怎么离开?难道就只能用会长说的那个危险的方法了吗?”

“不,还有一个。”

一直沉默的苍炎冷声开口。满心担忧的南宫飘却听得一头雾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对,还有一个离开的方法。”看向表情没有变化的苍炎,张龙潜悠然一笑,“那就是王觉汇他们自己准备的方法。”

微微一愣,南宫飘总算理解了张龙潜的意思。

王觉汇从来就没打算能在六个小时内找到毒王,所以他才会使用禁神环阻止其他人离去,以给他提供足以行动的稳定空间。但禁神环一出,不止张龙潜这几人,他和宋霖也同样会被困在这个空间,王觉汇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但他却依旧毫不犹豫的使用了。

这就意味着,他肯定掌握着什么即使有禁神环在也能离开的稳妥方法。

如果无法打开禁神环,那么说不好张龙潜他们就得好好花上一番时间从王觉汇口中问出这个方法了。

达成共识之后,大家的目的也就明确了起来。

找到毒王,避免它被王觉汇炼化,然后守株待兔抓住王觉汇好好审问一番。

其实也没多复杂。

做出决定之后大家就开始分析讨论毒王可能的藏身之处,情报收集得最多的廖蕾便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猨翼山的资料都说了出来,张龙潜却发现这些资料都是关于云雾之上的几座山头的,却没有一丁点关于云雾之下的情报。想起之前廖蕾也说过要注意不要进入云雾之下的山体,她不由有些疑惑:“云雾底下的山体到底是什么样子?”

“没人知道。”邱魅轻轻回答,“往年总会有人因为各种目的跑进去,却一个也没有回来,也就我跟着的这几年好一点,由于提前警告过了才没有任何一个学员贸然进去。”

这才想起邱魅当了几年的学员会会长,自然也跟着来过好几次,对这里应该也比较熟悉才是,于是犹豫了一下,张龙潜忍不住问出了一件一直让她有些在意的事情。

“邱会长,你以前在猨翼山上见过虺吗?”(未完待续。)

遵义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盖州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的药
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
牛皮癣治疗温州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