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逆世传 第163章-劫难的纱衣,大阵!

2020/01/16 来源:陇南信息港

导读

逆世传 第163章:劫难的纱衣,大阵!“龙心,龙魂他出事了!”南宫雪一把推开一个房门。阳光投射进来,倾泻在房内的一座茶桌之上,映出

逆世传 第163章:劫难的纱衣,大阵!

“龙心,龙魂他出事了!”南宫雪一把推开一个房门。

阳光投射进来,倾泻在房内的一座茶桌之上,映出了diǎndiǎn光辉,光辉下端坐着一个伟岸的身影,庄严而霸道,在他的身上散发着剑一般的锐气!

黑色的骨翼就如屏风一般收拢在了他的背后,身影身着黑色布甲,头戴金光闪闪的冠丽皇冠,脚套威武直靴,一名xiǎo厮正站在他的面前,单膝跪地,将一把透着无尽霸意的笛子缓缓地插入他骨翼所结成的缝隙里。

“饕王,您今天的佩器是风之圣器,疾风,希望您能够喜欢。”xiǎo厮站起身来,微微一笑,伸出手在那依然透着无尽威严的骨架+猪+猪+岛++的巨大头颅上摸了摸,眼露怜悯。

骨架的主人哪怕死了也依然威严无比,笼罩众人的霸气中隐渗着致命的肃杀,死了依然如此威严,那么这座骨架的主人他生前该是怎样的君临天下!

少年仰望向骨架背后的上方不远处的窗口,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显得少年看起来金光闪闪的,若少年是一名女子,那么这名女子必定很美很美,美到不可方物,美到就连阳光也不舍得从他的身上离去。

少年那略是稚嫩的脸庞上满布沧桑,就如一个活了很久很久的老人,看遍了时间的一切一切一般。

他的眼眸里回闪着怜悯,羡慕,鄙夷等种种色彩,回闪不绝,就好像少年失常了一般。

最后,眼眸内的所有色彩渐渐消失,化成了空洞。

自始至终,两女都没有説过一句话,不是她们不想打扰此人,而是被镇住了!

在那骨架之下她们甚至没有动的权力,哪怕骨架的主人如今以死,可其生前所村的霸气依然镇住了两女,使得两女不得动弹。

“呵呵,千万年的等待,只为一朝重出,被等待的人即将来临,等待的也将必重现,展现出其华丽的身姿!”龙心道出了句与他年龄及其不服的话。

“走吧!去看看哥哥吧!雪儿嫂子雨儿嫂子,带路吧!”龙心甜甜一笑,之前的肃严瞬间消散地无影无踪。

那铺天盖地压来的威压瞬间便如海潮般飞速退去,两女的额头也不再渗汗。

“哧啦!”一道雷霆劈在他的身上,几朵血花华丽丽地在空中绽放,红地妖艳。

龙魂死咬着牙,依然往前移着步,这里的压力似乎比正常世界的高出了数倍,压在他的背上就好像是一座山压了下来。

他几乎是弯着腰前进的,若不是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力,死咬着牙挺直着腰,或许早就趴在了地上,而不是这么艰难地前行了。

艰难这个词可不是虚説的,龙魂的体内不断地有着骨骼的脆响声传出,噼里啪啦的,美妙而震悚,俨然一首地域的荡魂曲,由地狱的众多魔鬼一起齐唱。

如今的他已经是一个血人儿了,此处的雷似乎天生具有神力,就连最低级的雷霆碧色神霆,也能够对他造成极强的伤害。

他也就是靠着死咬牙坚持着过来的,只有拿到雷之阵中的破雷,他才有实力冲破这一阵法的限制,逃出到外面的世界去。

他有种预感,迟早有一天他必须用到这个大阵,这个大阵将是他的救命之阵,同时也是他的死亡之阵!

这就好像一个人看见了能够杀害自己的东西在内心深处会有着一种对这东西的直觉,只不过直觉的强烈程度是在于你的心境,心境,是一切事物的启源的必备圣物!

佛教的人修炼得要注重心境,心境不好的人到了后面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龙魂不喜欢走火入魔这一个名词,于是他每天都硬挤大约一个xiǎo时的时间来坐禅打坐,这是叶毅龙他们都知道的事情。

这种感觉是朦朦胧胧的,説不清道不明,就是一种能够明明按照自己感觉就能够清清楚楚的説出来,可话到了嘴边却是一diǎn也説不出来,这感觉就好像是介乎与想象和现实之间,两方连接不留一diǎn缝接,连接得甚至能够説是完美无缺,就如碧玉完美无暇一样,让你挑不出任何的一个批评它的理由。

龙魂也承认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是挺弱的,就算他在帕斯学院的藏书馆里早已“博览群书”。

所以他不再想这些,他如今唯一想的就是快diǎn冲过这雷霆之阵,将破雷抽出,然后轰破这一门大阵。

古人有云: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有愁明日忧,现在他不把破雷当作武器还怎么大破这一个大阵,看上去火海的尽头是便是出口,可他特么地一靠近火海就会被那炽热的火浪所逼退,前进一步,往往是后退三步。

可如果拿了破雷就不一样了説不定自己能够把这个阵破雷并,逃出去,管这个大阵对自己以后有没有什么用,总之明日的事情明日再忧嘛!

如此一来,他的决心也是越来越坚定,龙魂一向是行动派,想到并且通过了的那便会去做,雷疾迅速这才是他的风格。

“轰隆!”又是一道白光灼闪,当空有着一道紫雷劈下,与此同时,雷阵中也是有着另外一道雷劈了过来,两道雷霆成了必杀阵型向他冲了过来,势不可挡。

与此同时,雷阵之中也是连闪几道白光,预示着下一波雷霆的即将到达。

如此看来,他似乎是躲不开了,因为天空与雷阵极有默契地签订了盟约,盟约誓言是“不惜一切代价干掉龙魂”,然后它们俩个阵营就派出了超级士兵团,然后进化升级加合体地组成了杀阵向他冲来,后面还有着更强的下一波攻势。

此时此刻的龙魂都有diǎn怀疑这里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丹田紫府了,你他妈的那一个人在自己的丹田紫府里被虐啊!这里可是他的天地啊!

可现在的他再也不是这里的主宰乐,这里的主宰是这一个大阵,因为自己居然无法操控天上的雷霆了,甚至是地面上的一丝风他也无法调动,准确diǎn説是他妈的根本感觉不到!

“可恶!”龙魂扭身,一道紫雷贴着他的xiǎo腹而过,xiǎo腹处的肌肉传来火辣辣的痛觉,紫雷轰在地面上,灼黑了一片地。

补过现在灼黑想必也与他无关了,他还得想着该怎么化解自己的灾难呢。

龙魂顺势倾身,一壁着地,两腿带动身子翻起,他的身子刚倒立起来另一道紫雷就轰击了下来,在他的眼前落地,龙魂惊得合眼,与此同时空闲的另一臂也是结出一掌印轰向了砸下的雷霆。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diǎn他可是记得刻骨铭心的,而且还有着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他躲过了这一道雷霆的宏基未必能够躲过那下一波紧接而来的恐怖雷霆,他必须借助一股力量来加快自己的闪避速度。

“轰!”几乎是在雷霆轰到地面的瞬间掌印也轰击在了地面之上,两种能量与地面相互轰击所炸出的能量余波相互交缠,又相互炸鸣,这第二波的能量轰击却是更强,轰鸣一声之后龙魂便往后边飞去。

沿途连续几道雷霆都是擦着他的身体而过的,若不是靠着能量轰击所产生的瞬间爆发力逃出了必死区,他早就被这密密麻麻的第二波雷霆给轰地血肉蹦溅七零八碎了。

落地之时龙魂已经到达了雷区的边缘了,再往后踏一步他就能够出去了,但龙魂往后退,反而是不假思索地就双腿一弹往前冲去,状若狂牛!

“哧!”龙魂一腿着地,强行一扭,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龙魂的身影顿时闪到了另一处,又是一腿触地,一触即离,几乎是他步子离开地面的瞬间一道紫雷就已经劈在了那灼黑的地面之上,泼散着狂暴的躁气!

“可恶!”龙魂在心里怒骂一声。

这样子也没有办法,如今他的速度已经是最快的了,但每次都差diǎn闪不过,而且他的速度也在飞速下降着

越往里,空气的压强则是越大,大到不可想象!

几座山压在背上是什么感觉?走都及其艰难,就连跑都只是无稽之谈了,更何况比跑更快地闪!

在这个阵里边他唯一能够与这个大阵搏斗的就只有自己的身体,元力没有,武技没有,有的只是自己那身为地阶九级的强悍肉身,只不过这躯体的强度在这压强之下恐怕也是算不得什么了。速度,敏捷,力量,哪怕意志,都被这几座山般重的山峦死死地打压着,压得他无法喘气,无法反抗。

“啊!”龙魂嘶声咆哮,如同灌铅的双腿忽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弹射力,龙魂的身影在道道紫雷中闪舞,宛如乘风破浪的战船,没有一个浪能够轰击到他,最终迎向这舟战船的,只会是香槟和美酒,美女们接待着从战船下征战回归的船长乃至水手们,嘴里説着恭迎的话,若是可能,接待美女和征战胜者船长之人甚至会期待着夜幕下的春风一度。

不过龙魂战成功退有是有美女迎接,还是比超模更加动人的超级大美女迎接,还是一二三三个都喜欢他的美女迎接他,只不过就不知道有没有花前月下床笫之欢一説了。

“破雷!”龙魂大吼一声,圣剑破雷就好像被召唤了一般,挣扎着从地面中飞涌而出。

“呼!”龙魂闪至破雷身前,一把握住了剑柄,熟悉的感觉,熟悉熟悉还是熟悉,除了熟悉之感再无别他之感,这把剑的的确确就是自己的破雷!

只不过又不是从前的破雷了,如今的破雷光芒内敛,不再像从前一般璀璨夺目,如今的破雷,如果不珍惜一diǎn看的话,你或许会误以为那只是一把血迹斑斑的铁剑,因为破雷之上的花纹近看是美地妖异,可远看却就像是道道锈迹了。

“玄古二剑!”龙魂大喝一声,澎湃的能量自破雷之中疾闪冲出,狂扫一切!

……

“吱呀!”门被推开,龙心肃穆地走了进来。

这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迟到的教徒走进了已经开始颂唱教歌了的教堂,满脸的肃穆,平平静静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也跟着别人唱颂,当别人问他为什么迟到的时候那人就会肃穆地摆摆手表示自己对教堂及神的尊敬,企图用肃穆来掩饰自己迟到的尴尬。

只不过没有人去当那个制造尴尬的多事人,此刻的他们正给龙魂传输了元力,维持着龙魂的“生命”。

“哇哦!看起来各位都是我的伯伯或者阿姨啊!哥哥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的兄弟姐妹?”龙心又恢复了那一副恐世不乱的表情。

“这里只有他的兄弟,没有姐妹,哦……对,有魂的几个女人。”叶毅龙打岔道。

众人无语,现在是什么场合,什么情况啊!你们特么地居然还有心情聊天?

叶毅龙也就算了,这家伙就是个脑残加二货,表面上看起来不急,内心却是急地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总説着龙魂死了也与我无关,其实若是一个人出现説能够以他的命换回龙魂,这家伙一定边説着“不行”边伸出手让那人施法救回龙魂。

叶毅龙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一伙人对他已经看清了,可你一个龙魂的弟弟怎么还能够如此地安若自若?

现在随时可能断气命亡的可是你的哥哥啊,你居然还嘻嘻哈哈地在这里开玩笑,作为高端霸气上档次牛叉弟弟你不应该绷着脸心里直呼“不要死”地救会你的哥哥么?

“看起来哥哥病得很严重。”龙心一副“我才发现”的模样。

喂喂,这是病么?众人心想。

龙心把了下龙魂左手的脉搏,忽然眉头深深一颤,之后又舒展开来。

“怎么了?”南宫雪和刘雨儿及拓跋千潇三女齐问。

“哇哦!你们三个都那么紧张,是不是都喜欢哥哥?”龙心嬉皮笑脸。

“欢你个头,快diǎn説!”南宫雪哭笑不得地敲了下龙心的脑袋。

“别敲嘛!会便笨的!”龙心抱着头,可怜兮兮地抱怨道。

你还笨?如果你笨世界上除龙魂以外就再也没有聪明人啦!众人同时想道。

“你们放心吧!哥哥他没有危险啦!他只是在渡劫。”

“渡劫?”众人惊呼。

“嗯,他是在渡劫,他没事的。而且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再给他灌输能量了,这样只会加强他渡劫的难度,加强他的死亡率,也在白白地消耗你们宝贵的元力。”龙心耸耸肩。

众人沉默,俱都凝视着龙心,龙心也是直直地与众人的目光相对,灰色的眼眸里再没有一diǎn嘻哈,有的只是无与伦比的严肃与认真。

他在説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完完全全变了样子,瞬间就由嬉皮笑脸的少年变成了严肃决然的高位人,他的话就如呆在众生之巅的君王説的话一般,令人不可抗拒,哪怕他一副劝导的模样,可那对眼里陈述的却不是劝诱,而是命令,裸的命令,不可违抗,也不允许别人违抗的君王旨意!

这样子足足持续了几分钟,众人才diǎndiǎn头,用力一掌轰在旁边之人的肩上,将对方轰开,强行脱离龙魂这个正疯狂吸允着能量的漩涡,也可説是……无底之洞!

中年美妇在一边看着那飞向房间四处的俊男美女们,眼里略有欣慰。

她早就松开了,几乎是龙心刚説完那句话她就松开了手。

她以为其他人也会向她一样,只不过没想到他们竟是毫不畏惧地盯向龙心,似乎只要龙心眼里露出半diǎn不怀好意之色就会暴跳起来和他拼命。

他们竟然除了彼此之外连龙魂的弟弟都不相信,可想而知龙魂在他们心目中的高度,可想而知他们保护龙魂的信念有多强!

“看来,这xiǎo子是他们的主心骨啊!这才是兄弟,情,这才是爱情啊!”中年美妇在心里感叹道。

叶毅龙不放心地把起龙魂脉搏,发现龙魂的脉搏跳动正常,毫无紊乱的迹象,他才放心地松了口气,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整个房间里除了中年美妇和龙心以及南宫雪刘雨儿以外,其他的人都因施力过度而昏迷了过去。

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怎么样
健康之路演示社区怎么样
广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洛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雅安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