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键盘皇 第一百七十章 达成协议

2020/02/15 来源:陇南信息港

导读

键盘皇 第一百七十章 达成协议?偌大的兽车车厢中,此刻却是满地尸体,朱洪浑身发抖,目光呆滞地坐在椅子上。“朱大人!”南宫狐冲了上去

键盘皇 第一百七十章 达成协议

?偌大的兽车车厢中,此刻却是满地尸体,朱洪浑身发抖,目光呆滞地坐在椅子上。

“朱大人!”南宫狐冲了上去。

朱洪木讷的抬起头,等看到南宫狐,顿时松了口气,然后飞快看了眼四周,身子软绵绵的倒在了椅子中。

居然晕过去了。

“精神高度集中,全身极度紧张之后却又快速恢复平静导致的晕厥!”南宫狐皱眉解释了一下,然后看了眼车厢,朱洪府上的好几个高级幕僚全部身死,而且都是被一击致命,且并非刀剑所伤,外表看起来并无创伤,口鼻中流出的鲜血表明,他们受的是内伤。

贺南轩扒开一人的衣服,却见全身也没可怖的伤势

,唯一引人注目的,是死者胸口的柳叶形‘胎记’,血红色的柳叶,就像用朱砂画上去的一般。

两人快速将其他人的衣服撕开,赫然发现每一个人的胸口都有这种柳叶。

“难道这就是伤?”南宫狐脸色凝重,“这些死者无论是外伤还是内伤都没有,敌人是如何下手的?”

内外伤均无,人却死了,每一个死者的胸口只有一片朱红色的柳叶印记,偏偏心脏完好无损,经脉也没有任何创伤。

“不,有内伤,丹田爆裂,识海毁灭!”贺南轩在一具尸体上查看半晌,抬起头声音凝重。

“好厉害!”南宫狐赶忙查探,半晌后一脸凝色,眉头紧锁的赞叹一声。

贺南轩忽然想起了姬云,姬云是怎么知道有人要杀朱洪的?

他忽然警觉起来:“快,去看看祁大人!”

“慢!”南宫狐一把拉住贺南轩,“大好机会在眼前,白白浪费作甚?”

说着一指昏迷的朱洪。

贺南轩一怔,旋即便明白了南宫狐的意思。

“你我同时出手,《守护之剑》和《守护之典》同时催动,就能吸引朱洪的《守护之翼》出现。”

贺南轩一阵意动,忽然他眉头一皱,沉默了许久,这才道:“你有没有想过,这守护功法虽然可以彼此吸引,但四部功法合而为一的时候,究竟是要四个人同时施展还是将功法扔在一起就可以?”

南宫狐微微一愣,深邃的双眸中透出阵阵精光,显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事情我倒是没有多想……仔细想来,守护功法是口口相传,无法记录成文字,如此想来,也许还真的需要四个人同时施展,难道…我们还得跟他们两人也合作?”

“他们是守护功法如今的唯一传承之人,万一我们吸引出来的《守护之翼》或者《守护之铠》是一场镜花水月,那岂不是坏了大事?依我之见,他们两人肯定也想要得到守护功法四部合一之后的功法,与其冒险,不如我们四人谈一谈,同时催动试试看?”

南宫狐眯眼看了眼贺南轩,心中却有些诧异,这些天他跟贺南轩交流甚多,他知道贺南轩的心思绝不会如此缜密,可现在忽然像是变了,莫非这贺南轩身后还有高人指点?

“罢了,快去看看祁卓,他也不能有事!”

南宫狐说着就窜出车厢,贺南轩心中苦笑嘀咕:“你不这么说我和南宫狐恐怕真的会冒冒失失动手,姬兄,多谢了!”

然后他快速跟上去,几个起落,两人就落在了祁卓的兽车上。

“南宫大人,贺先生,有什么事吗?”祁卓的手下纷纷站出来,挡住了两人。

“祁卓,朱洪出事了!”南宫狐懒得理会,低喝一声。

祁卓缓步走了出来,笑道:“朱大人出事了?生病了吗?”

“自己过来看!”南宫狐沉着声说了一句,便又回到了朱洪的兽车上。

“怎么会这样?”祁卓一进来就大吃一惊,他根本就没怀疑过贺南轩和南宫狐,他知道朱洪这些幕僚的本事,最低的也有黄境五变的修为,贺南轩和南宫狐绝不可能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杀死这么多人。

“朱洪怎么了?”祁卓赶忙走了过去。

贺南轩早已将朱洪救醒。

“柳鹤龄!柳鹤龄!”朱洪一睁眼先是看到祁卓三人,然后便大叫起来。

“柳鹤龄?”南宫狐和祁卓大吃一惊,“你是说,上书房的柳鹤龄?”

“就是他!他…他太恐怖了,一出手,我的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全都倒下了……好可怕,好可怕!”朱洪脸现惊恐,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犹如看到鬼魅。

南宫狐和祁卓对视一眼,皱眉问道:“他没说什么吗?”

上书房大臣,可以说是皇帝最信任的人,却突然出现在这里,想要杀死朝中大臣,这事情细思极恐啊!

朱洪脸色顿时一片死灰:“他说…他奉皇帝密旨来杀我,除了我,还有…还有…”

“还有谁?”南宫狐和祁卓急忙问道。

“还有…祁大人!”朱洪看了眼祁卓,转头看向南宫狐:“他并没有提到你,就在他要杀我的时候…也许是你们过来了,他就先走了…”

祁卓顿时脸色惨变,嘴唇哆嗦了一下,喃喃道:“不可能,皇上怎么可能会杀我们?”

朱洪苦笑:“皇帝生性多疑,性情诡变,喜怒无常,杀人何来理由?”

南宫狐见柳鹤龄居然没提到自己,心中有些讶异:“会不会是因为你们二人擅离神都,有人恶语中伤,在皇帝面前挑拨是非?”

祁卓冷冷道:“跟在这皇帝身边迟早也是个死!南宫大人,朱洪,贺南轩,咱们四人也不必藏着掖着了,大家都知道彼此的那点事情,朱洪,你我如今身陷险境,唯求自保而已,我们四人何不将守护功法合而为一,看看有什么反应?”

朱洪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也就只有如此了。”

贺南轩忽然问道:“各位,那柳鹤龄会不会假传圣旨?”

三人摇头苦笑:“柳鹤龄是皇帝的心腹,而且对皇帝忠心不二,况且他也没理由假传圣旨杀我们,此事肯定是皇帝授意的。”

“既然两位都如此豁达,我也就没什么藏着掖着的了,贺公子,你呢?”南宫狐也表态了。

“这劳什子的守护功法,让我不得不保护我最恨的人,我早就受够了,我没意见!”贺南轩恨恨说道。(未完待续。)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