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贺小荣用司法公开倒逼司法公正

2019/02/02 来源:陇南信息港

导读

贺小荣:用司法公开倒逼司法公正重大敏感案件微博全程直播,裁判文书上公开,开通官方微博,中国审判机关近期推出一系列司法公开举措。近

贺小荣:用司法公开倒逼司法公正

重大敏感案件微博全程直播,裁判文书上公开,开通官方微博,中国审判机关近期推出一系列司法公开举措。

近日,法院宣布全面启动建立审判流程、裁判文书、执行信息三大公开平台,对立案、审理、裁判、执行等法院工作环节进行公开。

法院司法改革办公室主任贺小荣接受专访,详解法院司法公开计划。贺小荣表示,法这些举措,是用司法公开倒逼司法公正。

【三大平台】

3年至5年全部建成

新京报:司法公开一直在提,这一次的司法公开与过去有什么不同?

贺小荣:这个概念的确很早就有,过去我们谈的主要是庭审公开,邀请旁听人员旁听庭审,公开宣判。

这一轮司法公开是历史性的,不同之处在于全面引入了互联技术,从立案、审判,到裁判文书、执行环节,都进行全方位的公开。

这也是法院院长周强的工作思路,他上任后提出要通过司法公开倒逼司法公正,依法能公开的要全部公开。

新京报:现在法院推出了审判流程、裁判文书、执行信息三个平台。公开这三类内容,是出于什么考虑?

贺小荣:我们经过了长时间的调研,发现了公众在打官司时关心的三大问题:

案子是怎么审的、应该是什么程序?案子的审判结果是怎样的、裁判理由是什么?判决能不能执行、怎么执行?这些也是法院审判容易出现问题的方面。

新京报:在三个平台中,你认为重要的是那个平台?

贺小荣:我认为还是裁判文书公开平台,因为它是审判活动的终结果,也包括了判决理由,这也是老百姓看重的。

新京报:三大平台什么时候可以全部建成,有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贺小荣:目前只提出了规范和目标,正在陆续建设中。三大平台全部打造完成,初步设想需要3年到5年的时间,我们会下大气力尽快实现。

新京报:在这一轮的司法改革中,司法公开能起多大作用?你们有什么期待?

贺小荣:司法公开是司法改革的突破口。现在制约司法改革的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司法公开找到钥匙,找到突破口。

新京报:能不能举个例子?

贺小荣:比如,所谓案外因素对司法的不当干扰,如果司法公开做得好,案外因素就很难干扰司法。因为如果被干扰了,裁判文书的道理是讲不通的,就没法公开出去。

只要让司法在阳光下进行,制约司法改革的一系列问题,都可以在较大程度上得到解决。

新京报:有学者认为,进行全环节司法公开可能违背司法规律,你怎么看?

贺小荣:搞司法公开不能违背司法规律,比如说合议制,三个法官在一起合议,这个过程就是法官在一起不同意见的碰撞,形成一致的结论,这个过程在法律上是保密的,不能够公开的。另外,法院审委会的意见也不能全部披露。

【流程公开】

法官拖延审限将很少出现

新京报:审判流程公开了,对老百姓打官司有什么好处?

贺小荣:以前因为当事人不了解法院的规定,如果法官办案一直没有通知当事人,当事人就会想,另一方是不是托了人,案子是不是有“猫腻”。

现在有了审判流程公开平台,我们让审判环节全部透明化。比如,当事人可以在上了解案子立案了没有,谁在审理案件,什么时候到审限,要不要延长审限,可以打消当事人对法院审判环节的疑虑。

新京报:可是审判流程公开,在国外也很少有国家这么做。

贺小荣:在我国现实司法环境下,公开这几个节点,是司法实践过程中总结和提炼出来的,不是我们拍脑袋拍出来的。

审判流程公开在东南沿海,特别是大中城市,已经实践了好几年,得到了当事人的认可,也不损害司法规律,没有影响法院作出公正判决。

新京报:这样做,会不会给法官增加负担?

贺小荣:当然这给法官带来一些压力,比如必须在审限内结案,但这也促进法官工作。只要案件信息随机生成,也不会给法官增加过多负担。

新京报:以往,在基层法院可能经常出现拖延审限的情况,案子久拖不决,审判流程公开后会解决这些问题吗?

贺小荣:现在一些大中城市,由于人口多,案件也多,法官审案压力比较大。我们在提高法官诉讼效率上做了一些工作,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拖延审限的情况已经有很大的改善。

审判流程公开平台建好后,法官拖延审限的情况将很少出现。

【文书公开】

出现一些错误,难以避免

新京报:裁判文书公开,有什么进展?

贺小荣:法院中国裁判文书已经正式上线,现在已经连通各省级高院,明年会连通各市级中院,随后基层法院的文书也会陆续上。

新京报:有观点说,现在法官素质参差不齐,大量的裁判文书上,如果发现差错,可能会影响司法权威。你怎么看?

贺小荣:这个问题我们是考虑过的。我们有两种选择,要么等待法官的整体素质全部提高,都能写非常规范的高质量文书,再公开。要么现在公开,敦促法官尽快提高裁判文书的水平。其实是谁先谁后的问题。

我们选择先公开,付出的代价可能是司法权威会受到影响。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司法文书,出现一些小的瑕疵,一些错误,甚至可能会出现笑话,都是难以避免的。我们会提要求,严把关,但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出现任何错误。

新京报:既然可能会影响司法权威,那为什么还要选择公开?

贺小荣:这就是一种代价,司法权威可能受到损失,换取的是司法公正尽快实现,法官素质尽快提高。从长远看,这是值得的。

如果只是等待,也许过10年以后也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我们也希望民众对这方面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既要批评,也需要宽容。

新京报:还有人担心,裁判文书公开可能会侵犯当事人的隐私。

贺小荣:司法公开一定要保护当事人隐私,不能因为公开而置当事人的权益而不顾,把当事人的个人信息、隐私公布出来。

在公开过程中,我们对当事人的个人信息都会做处理。我的观点是,在保护个人权益的基础上,再去追求司法公开的正面价值。

其他的,比如涉及犯罪手段,或者犯罪方法太血腥,公布后会带来负面评价,同样也可以决定不予公开,这是司法公开的社会。

新京报:如果发现法律文书出现瑕疵或者重大失误,会不会对法官惩戒?

贺小荣:考虑到裁判文书公开制度刚刚建立,目前主要处在倡导和鼓励阶段,对法官的处罚,有相应的法官行为规范来约束。

【执行公开】

对法官消极执行是约束

新京报:一直说法院判决执行难,为什么会难?

贺小荣:执行难的原因,是整个社会的诚信体系没有建立起来。被执行人欠债不还,照样能够正常生活,照样住酒店,照样投资做生意,不受影响。全社会没有统一的诚信体系,他就可以逍遥法外。老百姓痛恨的,也是这种情况。

新京报:有执行信息公开平台,能解决这些问题?

贺小荣:有了执行信息公开平台,就可以查阅被执行人车辆、房产、投资情况,法院采取了那些措施,对法院执行工作有更多的理解。另一方面,如果被执行人确实没有财产,法院也会在平台上告诉申请执行人。

新京报:有人认为,执行难与法官消极执行有关系,这个平台能对法官有约束吗?

贺小荣:不排除有个别法院、个别法官消极执行,这个平台建立起来后,对这类法官将有一个约束,督促法官该执行的去执行,该调查的要去调查。

“我们选择公开,付出的代价可能是司法权威会受到影响。这么多的司法文书,出现一些小的瑕疵,一些错误,甚至可能会出现笑话,都是难以避免的。这就是一种代价,换取的是司法公正尽快实现,法官素质尽快提高。从长远看,这是值得的。”

原标题:贺小荣:用司法公开倒逼司法公正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植被毯价格
上海波纹补偿器
北京片碱厂家直销价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