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佛尔朗多拜访炼狱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陇南信息港

导读

那时,就在托斯卡纳——直到如今——有一座隐蔽的修道院,就像我们许多人所看到的那样,它坐落于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位修道士被任命为那里的修道院

那时,就在托斯卡纳——直到如今——有一座隐蔽的修道院,就像我们许多人所看到的那样,它坐落于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位修道士被任命为那里的修道院院长,这是一位在一切操行方面都非常神圣之人,除了在跟女人有关的一些事情方面,可是在这方面他又极其小心谨慎,这样几乎没有人对此发生怀疑,更不要说可以知道其中隐情了,谁也不能获悉他所做的一切详情,因而他一直被认为在一切事情方面都是一位极其神圣而举止行为中规中矩之人。恰巧这时有一位非常富有的农场主,他的名字叫做佛尔朗多,跟他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佛尔朗多是一个身躯笨重而愚不可及的笨伯,其头脑迟钝简直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这位修道院院长之所以跟他交往仅仅是出于他的这种头脑简单,以此可以在有些时候给他带来一些不期之中的快活。在他们之间的这段友情的过程之中,这位修道院院长发现佛尔朗多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妻子,并且他深深地爱上了她,以至日思夜想简直难以自拔。但是他却听到人们说,尽管佛尔朗多在别的一切事情上都是思维简单而头脑迟钝,可是他却在深爱自己的这位妻子以及严防鼠盗狗偷方面极其精明,因而他几乎已经绝望于对她有所染指了。  然而,由于他是一位如此聪明之人,他在佛尔朗多身上下了不少的工夫,以至有些时候他会跟他的妻子一同到修道院的花园里来,到这里跟他一起散散步开开心,听他随意地说些令人畅意之事,谈论一下永恒生命的幸福,以及过去时光里众多男人女人们的一些虔诚之举。事情发展得如此之顺利,这位女士竟然满心渴望着能够对他做一次忏悔了,而在征得佛尔朗多的同意之时,他也就答应了她的这个请求。  就这样,这位修道院院长简直高兴透了,因为她要来跟他做忏悔了,她在他的膝边坐下,然后就开始说一些事情了,她是这么开口说的:“神父,要是上帝赠予我一位合适的丈夫或许说没有给我一个丈夫,这对于我来说都要安心处之,在你的布道说教的帮助之下,踏上前往你所说的通往人类永恒生命的路径。可是一旦想到佛尔朗多以及他的这种愚鲁为人,我倒宁愿称自己是一个寡妇,然而实际上我却已经结婚了,因为只要他依然还活在世上,我就不可能再有另外一个丈夫。而作为这么一个傻瓜笨蛋,而且经常是无缘无故地,他就莫名地怀疑于我,既然有这种怀疑我跟他生活在一起就是处在痛苦与烦恼之中。因此,在我进行别的一些忏悔之前,我在这里满心乞求于你,尽我极度的虔诚,使你能够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对我有所建议,因为要是我能过上好日子的机会不是从此开始的话,那么任何忏悔或者诸如此类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毫无用处的。”  这番话语让这位修道院院长感到极大开心,并且想到命运已经为他的渴望敞开了大门。这样他就回答道,“我亲爱的女儿,我完全可以相信这是一种极度可怕的祸由,对于像你这样一位可爱聪慧的女士竟有这样一位愚蠢至极的人作为丈夫,而更大的祸根还在于,以我的观点看来,有这样一位嫉妒猜疑的伴侣在身边。而由于你同时遭受的是这两般缺憾,我完全可以听信你所说的你的痛苦烦恼的生活。可是用一句话简短来说,对此没有任何建议或者疗救可以奏效,除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佛尔朗多必须治愈他的怀疑嫉妒问题。我完全懂得如何调制这种可以治愈他的良药,但是必须要你能有这种魄力严格保守我将要告诉你的这个秘密。”  “神父,”这位女士回答道,“对此你完全不必担心。我宁愿死去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不让我对别人说的话。可是这件事情要怎么做到呢?”  这位修道院院长回答说,“要是我们想要把他治愈的话,那他就必须要到炼狱去一趟。”  “可是他怎么可以活着到那儿去呢?”她问道。  “那他就必须要死去,”修道院院长回答说,“这样他就可以到那儿去了;而当他受到了足够的惩罚加以补赎,并被赦免了他的这种嫉妒的罪过之后,我们就将祈祷我们的上帝让他生还现在的生活,这样他老人家就会应允我们的这些祈祷了。”  “那么说我真的将要变成一个寡妇了?”这位女士说道。  “仅仅是那么一会儿时间,”修道院院长回答说。“而在这段时间之中,你必须要注意自己不可再次结婚,因为上帝是不会答应于此的,而且要是你再次结婚的话,那么当佛尔朗多生还以后你就不得不回到他的身边,那他可就要比以前更加怀疑嫉妒了。”  只听她回答说,“只要他可以治愈目前的这种祸由,那我就是高兴的,因为我不想这一生都被禁锢在这种像牢狱一样的生活之中。所以你随便怎么做好了。”  “的确我会这么做的,”修道院院长回答道,“可是我这么服务于你会得到你什么样的赏劳呢?”  “神父,”这位女士回答说,“你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我做的任何事情——可是作为像我这样的人又可以为像你这样的人做些什么呢?”  “尊敬的女士,”修道院院长回答道,“你决不可以做得比我保证为你所做的要少;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了为了你的利益跟解脱去做任何事情,而同样的你也可以做一些拯救跟治愈我的生命的事情。”  “要是事情就是如此的话,”只听她说道,“我非常愿意去做这一切的。”  “那么说,”这位修道院院长说道,“你就要给我你的爱,同时也让你自己得到满足,因为我简直爱你爱得欲火中烧,为了你的缘故而在一天天憔悴下去。”  这位女士听到这些话,就一下子惊恐万状起来。“哦,亲爱的神父,”她回答说,“你所要求的这是什么事啊?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位圣人。难道说作为一位神圣之人可以有理向前来寻求帮助的女子求欢吗?难道可以向她要求答应这一类的事情吗?”  “我的甜心,”这位修道院院长回答道,“不要这么惊讶不已的样子,因为这么做一点都无损于一个人的神圣庄严,因为神圣庄严是始终存在于一个人的内心之中的,而我现在对你所做的这个要求却是一桩肉体上的过犯。而且撇去这些不论,你那令人心醉的美丽具有难以抵御之力,全是出于对你的爱这才迫使我做出这一切;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你完全可以以自己的美丽而在女人之中占尽风头,因为一位神圣的男子都对你动心,他可是平常只为天国的美丽而由衷动心的。再者说了,作为一个像我这样的修道院院长,我也同别的一些男人们一样,而且这个你也是可以看出来的,我的年纪并不老。而且你必定也可以看出来,我的这个要求对你来说也并非难以承当;的确,你也完全有理可以渴望于此,因为当佛尔朗多在炼狱之中之时,我会在夜晚里面陪伴着你,给予你这样的一种安慰,就是他在道义上欠缺于你的。而且没有任何人可以知道有关这件事情,因为所有的人都像你此前一样这么相信于我——真的,他们甚至比这个还要更加相信于我。请你不要拒绝上帝所赋予你的这份荣光,因为有如此之多的女子们都在觊觎贪求你可以获得而将要获得的这份荣耀,要是作为一位聪慧的女士你可以听从我的这个建议的话。更有甚者,我的这粒还有一些上好的珍贵珠宝,这些我打算除了你之外不会属于任何人。那么说为了我而行动吧,我的美好的渴望,按照我对你美好的意愿去做吧。”  这位女士低下脑袋,不知道怎么拒绝他,然而她却感觉到按照他所请求的去做是错误的;可是这位修道院院长,看出来她已经听进去了他所说的这番话,只是在犹豫如何作答于他,并且觉得他已经打动了她一半,就又接着先前的话一直不停地继续说下去,直到他已经劝说得她肯于从心理面接受他的这番求爱为止。这样她就回答说,稍微有一些羞惭脸红的样子,她准备好了要依从他的每一项吩咐,但是在直到佛尔朗多下到炼狱去之前决不肯这么做。听到这话这位修道院院长,内心里面极度地高兴起来,就开口说道:“的确我们该确定这件事情,这样他立刻就可以下到那里去。只是要安排好他明天或者后天回到这里,再跟我一起过上一些时光才好。”一边这么说着,他就谨小慎微地悄悄把一只漂亮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然后就让她自己离开了。这位女士,为得到的这个礼物感到非常高兴,并且期望着以后得到更多同样的礼物,然后就加入到她的女性伙伴们之中,开始给她们讲述有关这位神圣庄严的修道院院长的一些神奇之事,之后就跟她们一同回去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又过了数天之后,佛尔朗多就到这座修道院里去,而当这位修道院院长看到他来到之时,他就决定立即要送他到炼狱之中了。就这样,他找出来一种具有神奇功效的药物粉末,这是他从地中海东部累范特的一位高贵的王子那里得到的,据他宣称这种药物粉末普遍地被“山区老人们”所使用,每当他们需要某些人睡去或者把他们送去自己的“天堂”之中而过后又把他们弄回来的时候。这位王子同时也告诉过他说,如果使用的剂量稍微大一些或者小一些,虽然说药效对人不会有任何伤害,可是受药对象却会昏睡的时间稍微长一些或者短一些,而在药力发作的这段时间之中,处于这种状态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会说他当时还活在人间。这样他就取出来足够让一个人睡上整三天时间的药量,然后把这些药物粉末都倾倒进一只始终都洗不干净的高脚葡萄酒杯里面,他就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把它送给佛尔朗多去喝,后者对此根本就没有任何怀疑,之后他又领着他进到了修道院里面,在那儿开始跟他手下的一些修道士们拿佛尔朗多及其愚蠢的说辞取乐开玩笑。而就在过了没一会儿之后药效开始发作,佛尔朗多突然之间不胜药力而变得迷迷糊糊起来,即便是当他还站立在那里的时候就已经在打瞌睡了,之后他就一下子躺倒昏睡过去了。  这位修道院院长假装为这个突发事件表现出很关心的样子。他吩咐大家把佛尔朗多身上的衣物松开脱掉,然后他让人去拿来凉水把它洒在他的面部。接着他们又按他的吩咐试用了别的许多疗救办法,好像他想要挽救佛尔朗多命悬一线的生命似的,好像要让他从来自胃部强力的一阵阵意识模糊的晕眩之中清醒过来,或者让他解脱造成击倒他的意识的类似这种效力的发作。尽管有如此这般的情状,尽管有他们大家一起的努力,可是佛尔朗多依然还是没有清醒过来,而在摸到他的脉搏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根本就没有生命的迹象存在了,这些位修道士们都在心中确信他早已经死去了。因而,他们就派人去给他的妻子以及他的亲属们送了一个信息,这些人们都尽力赶快赶到了这里,而这位女士也跟她自己家中的一些妇女们在他的身旁抚尸哀哭了好一阵子之后,这位修道院院长业已经把他安置在一座墓穴之中,还让他穿着原来身上的衣服。  就这样这位女士返回了她的家中,声明说她决不肯离开自己跟丈夫所生的一个小儿子一会儿,这样她就呆在自己的家中专心管护着这个小孩子,执意看守着曾经属于佛尔朗多的所有财产。  在此同时,这位修道院院长在夜晚悄悄起身,在一位自己完全信任的波洛格纳人修道士的协助之下,这个人恰恰在那一天从波洛格纳抵达了这里,他们两个一起把佛尔朗多抬出了墓穴之中,抬着他进入了一座地下墓室,这里看不到任何一点灯光,建造这个地方本来是为了囚禁那些过犯罪恶的任何修道士之用的。在那儿他们扒掉他身上的衣物,然后给他身上穿上一身像是一位修道士一样的服装,把他放置在一堆稻草上面平躺下来,这样就把他留在那里直到他自己可以清醒过来为止,而这位波洛格纳人修道士,在这位修道院院长的指导之下,按照他的吩咐应该怎么做,在没有任何别的人知道这件事的情形下,就等在那里等着他苏醒过来。  到第二天的时候这位修道院院长,就在他自己的一些修道士的陪伴之下,就以前往探视的借口来到了这位女士的家中,后者他发现正身穿黑衣在那儿悲伤不已的样子。在抚慰了她好一会儿之后,他就轻轻地提醒她注意自己所做的保证。这位女士,发现现在自己已经自由了,并且再也没有佛尔朗多或者别的什么人可以对自己有所阻碍了,而且还看到修道院院长手指上另外一个上好的戒指,就回答说她早已经准备好了安排在当天晚上让他到她这里来。就这样当夜幕降落下来的时分,这位修道院院长就身穿佛尔朗多的衣装,在他自己宠信的一个修道士的陪伴之下,化装又回到了这里,跟她度过了一个晚上,极尽欢愉快乐之情,直到清晨来临之时,这时他又返回修道院之中。此后他还是经常以同样的使命踏上类似之旅,而由于有许多这里的村民时或碰见他这般匆匆来往,人们就都相信了他就是佛尔朗多的鬼魂,正在这个地区游荡无依而做着自己的忏悔补赎;由于有这个原因之后这里就在那些质朴的乡民之中流传开来许多稀奇古怪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就不止一次都传到了佛尔朗多的妻子的耳中,她当然是知道传闻当中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至于说佛尔朗多本人,当他从意识模糊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发现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之时,这时这位波洛格纳修道士就令人恐怖地大叫一声来到了他的身旁,一把抓住他后就拿手中的一束皮鞭狠狠鞭笞了他一顿。  佛尔朗多,哀哭着大声喊叫着问道,“我这到底是在哪儿啊?”此外就什么也说不出了。   共 87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交障碍的常见症状看吗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
标签

友情链接